返回首页 长安县令@南国创意新生活
 

『网络小说』 中山陵鬼故事系列之天杀

一巴掌,就一巴掌过去,她就浑身酥软瘫在了枕边,娇喘连连,他的脸霎时也红了起来。哦,今年夏天的第一只蚊子终于来了。
多少年后,每当夏夜难眠的时候,卫桥都记得那个夏天的不寻常之夜,在南京,在他的大学时代,那个白衣女子,像梦不像梦……

这个大学是他的第一志愿,他所有的志愿都是这个城市的学校。
南京,曾经是他梦魂萦绕的城市。他来自古都西安,在渭河边长大,对岸的茂陵是汉武帝的陵墓,巨大的土包如同一座山,在落日的余辉中,充满了神秘感。
他一直觉得,兵马俑里面那个跪射俑跟他很像。
终于,他踏上了南京这片神奇的土地,他无比兴奋地看着道路两旁的一切。
接送新生的大巴停了,在通往中山陵的那个路口。他看到公交站台上写着,这里叫卫桥,他非常惊讶。孝陵卫,朱元璋的陵墓所在,卫桥、卫岗、孝陵卫,从卫桥就进入了宏大陵园的地界。
南京理工大学,别名孝陵卫皇家理工学院。穿过浓荫蔽日的二号路,是一片水杉林,还可以看到紫霞湖,暴雨的时候,湖里的鱼儿会跃出水面,到处游。
临近毕业的时候,他还在湖边钓过虾。
班上的女生?现在印象已经模糊了,只记得她们号称“扬州八怪”。
有时候,他也去做家教,一个初中的女生在他的父母都出去散步的时候对他这位小老师说,别人都在外面玩,我们两个傻逼傻吊的在这里坐着。他很惊奇。
勤工俭学,他经常去各大高校贴海报,完事后去南大里面乱窜,在门口吃碗面,然后去小礼堂看电影。有次放《苔丝》,一望无际旷野中一直孤独行走的苔丝,至今如在眼前。散场后,学生们都一群群回了宿舍,他独自骑车,穿过寂静无人的街道,向东郊的孝陵卫驶去。

啰里啰嗦,鬼故事呢?快了,那个晚上就这样悄悄地来了。
南京,是长江边的火炉。
傍晚非常炎热,他忽然心血来潮,夹着凉席上了山。
山路空无一人,这是从孝陵卫镇穿过农田的一条小路。平时白天也少有人走。山风习习,凉爽无比。想着山上应该更为凉快,他加快了脚步,甩开草丛里跳来跳去的小动物,大踏步上山来。
他想到了武松,不过武松当时是喝醉了酒的,稀里糊涂上山。他根本没醉,却是要上山睡觉的。
山上果然还有人,还有车。
中山陵是著名风景区,分为很多景区,由东至西依次为灵谷寺、流徽榭、中山纪念堂、音乐台、中山陵、紫霞湖、明孝陵,基本都是开放的,晚上可以随便出入。
不过,在10点半之后,就基本没人了。所有的商户都已经关门了,所有的游人也都下山了。
那天晚上,12点过后,他确信山上已经没有任何人了,除了偶尔传来野猫的叫声,四周没有任何声响,就他一个人,在博爱广场仰天观月。
他甚至想到了脱光衣服。
那天是1999年9月14号的凌晨,那个恐怖的晚上,你也在中山陵吗?

 

 

他只脱了上衣,万一有野猫跳出来,咬他一口就完蛋了。他在明孝陵里逛的时候,看到过野猫,就在瓮城上面。紫霞湖后面的正气亭,也有野猫出没。
紫霞湖每年都会淹死几个人,但野猫好像一直都有,可能它们会游泳。
他有点困了,决定找个椅子躺下睡觉了。
中山陵除了广场边上有几条石凳子以外,从博爱牌坊到天下为公之间,两边也有石凳,而且掩映在松树之中。就在他准备上台阶转身之际,他看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。
没错,确实是一个人。
似乎还是一个女人。
其实,刚上山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她。当时,广场上还有几个人,几个女人,一个男人,打打闹闹,还有一辆车,停在靠近紫铜宝鼎的地方。
不过,他以为她早都已经下了山。
没想到她竟然还在山上,还是一个人。
这时候,他就觉得她不寻常了。
因为广场上没有任何人,没有任何声音,他都不知道怎么掩饰。
他看到了她,她看到了他吗?
他一直在广场上转悠,难道她早已经盯上了他?
她可能是从灵谷寺那个方向过来的,那么她刚才去了灵谷寺?还是音乐台?
如果她在音乐台的话,她完全可以从音乐台与中山陵的小门过来,也就是说,他会看到她从那里出来。
不过,他没有注意到。
那么,她是从灵谷寺那边过来的。
那条路更为寂静。
穿过那条路,就是博爱广场这个岭了。
他穿上了上衣。
他试图假装继续散步,慢慢溜到树丛后面。
她却没有动。
他这才注意到,她是斜着背对他的。
确实,是一个女人,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女人,年龄不大。
他悄悄地接近她。
他想起小时候经常做的一个梦:打开茂陵的地宫,穿过长长的地道,除了数之不尽的金银玉石宝藏之外,里面还有一位公主。
他悄悄地上前,但依然跟她有相当远的距离,借着月光,她的背影逐渐清晰了。
她确实是一身白,白色的长裙,薄如蝉翼?他不确定。
不过,她确实一直没有动。
她可能是在看什么东西。
在山上能看的就是夜空了,但那天晚上星星很少,也不会有来自星星的他。月朗星稀,她在看什么呢?
她似乎没有注意到他。不然,为什么没有注意到他在慢慢挪进?
他的步子很小,不能大。
他是没有恶意的。他谈过一个女朋友,他还曾远赴潮汕看她,她的笑容满足了他所有的幻想。
不过,他和她的照片在广州火车东站都丢了,他吃了一碗面,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。
以后就没有了来往。
也许,这是天意。
他竭力不想任何事,他只想知道,这个女人为何在深更半夜独自一人在山上?
不过,他也想看看,她是什么模样?
他一点也不困了。
他只是一个学生,对方应该也不会害怕他吧?
他竟然一直没有想到,万一,她根本就不需要怕他呢?
万一,她就等着他主动上前呢?
万一,转身过来的她,会让他大吃一惊呢?
似乎,山上的风已经停了,空气中有了紧张的气氛。
他,却是不怕什么的。
几年前,他从西安徒步40多里回家,也是一个深夜,寒冬腊月。
走到半道,可能下雪了,他就在路边的玉米秆堆里刨了一个洞,很暖和。
没过半个月,新闻联播里面说长安县发现周朝陵墓遗址,就是那片玉米秆所在。
也许,这个女人也是不寻常的。
他非常好奇。
他看清了一些,猜测她大概只有30多岁。
少妇?这个字眼让他深思迷乱,高中的时候,从同学抽屉里香港作家岑凯伦的情爱小说里,看到少妇诱惑少男的情节。
他经常在想,咋诱惑啊?
难道是像这样?整座山,只有两个孤男寡女?
他的第一次是和她?
她漂亮吗?
他马上就知道了。
西边,从城里上中山陵主路的旁边,一处亮光熄灭了。
整座山唯一的亮光。
后来,他才知道,那是陵园管委会的所在,有人值班的,只有一个人。
她转身看到了他。
他惊慌失措。
他以为她发现了他的邪恶想法,他怕她以为他图谋不轨地接近她。
他停下了。
他不知道怎么办。
她马上又转身了,继续看天。
他也看天,那里确实有一颗星星比较亮。
那一刹那,他瞥见了,她的面容轮廓比较清晰,具体长什么样子,他还是不知道。
他决定上去问问。
其实是想看看。
在距离大概十米的地方,他停下了。
他似乎嗅到了空气中逸散的香味,女人的味道。
他不确信是不是心理的感觉。
但是,白衣女人裙边的微微摆动,让他不安分了。
他说,哎,这么晚了,你怎么还在这里?
她没有说话。
她确实没有说话。
他懵了。
他从来不知道怎么跟女人打招呼。
在学校里面,他其实挺喜欢“扬州八怪”里面一个吉林女孩的,很聪明、很可爱,他经常会“主动”遇见她,但是,他就是不会搭讪。
这样的少妇,他更是不知道怎么搭讪。
他以为开了个头,就能继续下去了,不料……
他准备转身睡觉去了。
这么晚了,你不回家在这里转什么?
她说话了,当然,这里只有她。
声音异常的柔和,他惊呆了。
他缓和了一下情绪,继续上前说,我就在山下的学校上学,晚上宿舍太热,我就带着凉席来乘凉。
他没有听到应答。
他继续说,我经常来山上,不过,晚上是第一次来,晚上好舒服,白天全是人。
她转过身来,她确实是一身白色的长裙。
手里没有拿任何东西。
她望着他,开头说话了。
我在山上呆一天了。白天好热,晚上很安静,真好。
哦,那你是来旅游的?
不是。
那怎么不回家?
我家离这里很远。
哪里?
南通。
这么远?那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?
我是不得已的。我家里还有孩子,还有丈夫。
哦?
我不走,他们会抓我的。
为什么呢?
你不会明白的。他们神通广大,什么事情都知道的。连你在被窝里面他们也能看到,他们是用天上的卫星来看的,你在干什么,他们都能看得一清二楚的。
难道她不是看星星,是在看卫星?

 

 

那你怎么到南京的?
我逃到这里的。我没地方去。我今天上午就到这里了。我坐船到了下关码头,又跟着人流上了车,我没来过中山陵。
我刚上来的时候,确实看到你了,不过,我以为你跟他几个开车的男女是一起的。
他们?小年轻,太吵了。
这时候,山上似乎又起风了。
他又继续走近了她。这时候,他们像一起聊天的人了。
他偷偷看了她的面容,比他刚才想象的还要年轻,她的小孩的应该还很小吧。
她说她有两个小孩,不过,第二个小孩属于超生。没钱交罚款,他的丈夫被村委会那帮人打了。
我告诉你,千万不能惹政府的人,他们有卫星,你在家里做什么他们都能看到!你以后就明白了。
他其实不明白她说的,他对于结扎什么的都不清楚是怎么回事。
但是,他看到她似乎很害怕,提到卫星的时候。
他不明白,这个卫星是长征几号?
让她这么恐惧!
他不知道怎么安慰她。
我们过去坐坐吧,我看你站在这里好长时间了。
她答应了。
他们在广场上的那条石凳上坐下了。
其实没有多少话。
他有点困了,她也有点困了,一连打了6个哈欠,可能哈欠跟哈欠相爱了,有了小哈欠。
他忽然有了邪恶的想法。
他说你冷吗?
那时候应该是凌晨1点多了,是有点冷了。
她说是有点冷。
他带她一起去了博爱牌坊后面的石凳。
那里没有风。
那里有好几条凳子。
早晨醒来,也不会让人看到。
她说,下午被人欺负了,就是那个管委会的什么人。说她行为可疑,要填表上报。
我怕被抓回去,就求他网开一面,我只是一个流浪至此的人,明天就走。他不同意,给我拍照的时候欺负我、侮辱我。
我誓死不从。
这个世界上有些男人应该千刀万剐。
我是汉口人,没办法,远嫁到南通的。
有一年,我一个人去长江二桥的芦苇地玩,在我穿过芦苇丛准备回家的时候,里面窜出来一个黑影。
她哭了起来,一直不断啜泣。
啊?????
他听到这里简直如五雷轰顶,眼前这个女人也被人玷污了。
世间还有多少女人已经被这些畜生玷污了。
他在广东的女朋友,也曾哭着说,她在很小的时候,被同村的大叔欺负了。
他心头忽然涌起怒火。
我帮你教训这个畜生。
你要是真想帮我,可以去湖边把我的包裹拿来,里面有一把刀。
幸亏我没有把包裹呆在身边,不然被那家伙搜了,我肯定被抓进去了。
他迅速赶到了紫霞湖,深夜里,紫霞湖的山路格外恐怖,各种各样的小动物跳来跳去。
他从山路进去的一个歪脖子树上取出了包裹。
他将匕首别在腰后,将包裹给了她。
她取出了一件衣服披在身上。
他向西边摸黑走去。
窗子是开着的,床头那家伙睡得跟死猪一样。
他跳了进去,一刀阉了他,竟然没有一点声响。
他和她相拥而眠。
天亮了,他才发现,她已经不见了,只剩下石凳上的露水。
身上,是一件蓝印花布,晚上她拿出来盖在身上的。
游人越来越多,他在人群里寻找。

 

你听说过慧聪吗?

 

几天之后,他在新闻联播里看到,南京明孝陵有重大考古发现,发现地宫寝殿所在。
她藏刀的地方,那个歪脖子树,是寝殿的入口所在。
他一直没有机会去看,据说从发掘的基柱来看,当年地宫寝殿规模浩大。史书上记载,当年一位公主,在这里离奇失踪了。

连续几天,他都在宿舍里昏昏欲睡到快九点才自然醒,太阳依旧很炙热,他总觉得那天晚上的事情就像一个梦,自己却不知道何时从梦里醒来的。
从此,他很关注卫星上天……

毕业的那个夏天,他到了武汉,在城外的花山阵地,参与研制和试验我国最新式的代号为9910的雷达系统。
这是国庆50周年阅兵时在天安门广场上空首次部署的雷达系统。

时隔多年,他给当年的师傅发短信说,为什么我们的雷达能看见天上的鸟,却看不见飞机?


 
 
>>> 浏览中山陵网站 http://www.zschina.org.cn/
 Top-Ranked BRANDPOWER...in China!
 ©版权所有 长安县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