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长安县令

长安县令

薄卫桥
陕西西安人

1998年毕业于南京理工大学
先后在武汉、南京、上海、北京
从事品牌、市场、广告、网络营销、电子商务运营相关工作

曾服务上海联通、东软股份、中智集团、中锐控股、中北集团、中环实业集团
慧聪网、万达信息、千方科技、昂科信息、中国车网
中交兴路车联网、东润广告等上市公司/行业旗舰

具有丰富的IT、传媒、咨询等行业品牌策划、市场推广实战经验
广告、书法作品在全国刊物发表并获奖


2015,南国新生活
大江击浪立浔阳,庐山之巅,俯瞰人间

E-mail:FLISH@163.com

题字/书法家 薄师禹 印章/篆刻家 吉文鹏

 
长安县令
2010 长安县令@广州黄埔军校旧址

  伸手摘星,即使徒劳无功,亦不致一手污泥。
                  ——李奥·贝纳
  我曾经想过,我如果没有到过北大荒农场,没有见过那整个一片的碧蓝的天空,没有见过瑰丽的日出和日落,或许我的棋不是今天这样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——聂卫平
  道通天地有形外,思入风云变态中。
                  ——朱熹
  每天做一件自己害怕的事。
                  ——Anna Eleanor Roosevelt
  玩的对立面不是工作,而是抑郁。
                  ——Brain Sutton-Smith
  人生所有的欢乐是创造的欢乐:爱情、天才、行动——全靠创造这一团烈火迸射出来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——罗曼·罗兰
  人生的每件事都有四个要素:风、火、水,还有巨石。
                  ——Dwayne Johnson

  
手机县令
欢迎浏览手机县令(手机输入VerySite.com)
 

[游历杂记]

长安之地,古风犹存,书院门的书画,碑林的石刻。长安县令,饮渭河水,吹西北风。平日博览野史杂书,又遍历关中大地,“云淡风轻近午天,傍花随柳过前川”,看惯渭河岸陵墓暗影,终南山四时烟尘。旧日的历史,岂只是荒漠野草?钟楼上远眺终南,是否紫气东来;渭河岸近观茂陵,威矣凛矣依旧。

求学南京,博观而约取,足迹遍及江淮村野城镇。县令喜欢游历,北京的早晨,羊城广州春节的太阳;然而最熟悉的却是每个城市的夜晚。中华门外的灯光,潮汕小镇的电影,长沙站前的叫卖,浔阳楼的暗影,还有洞庭湖边的鱼儿,一个一个跳出水面。

1998 长安县令@武汉东湖

98年来武汉,时间不长,却如阅尽人间秋色,如禅宗“顿悟”一般。世事纷繁,潮起潮落;恰如归元寺的联语,“天下事了犹未了何妨不了了之”。

渭水岸的陵墓暗影,钟山麓的秋风过耳,都不能让人安静下来。继续聆听自然的音符,还是上路去,寻找旧日的梦影?“山花落尽山常在,山水空流山自闲。”无所谓的沉沦,西望长安无归途;已渐模糊的记忆,且把长江做榕江。

未临华山论剑已自忧;旷野风中,战马声嘶鸣。

武汉港上船,逃离了汉口的繁华。又回江南,旧地游。

夫子庙的歌舞升平在子夜时分终会散去,孔圣人论语对话秦淮河沿;空旷寂寥的醉白池在艳阳高照时又是熙熙攘攘,李太白吟诗迷醉池上草堂。

“千圣皆过影,良知乃吾师。”道力所限,愿力突破。

县令的生活,就是形形色色的普罗大众的生活。

1996 长安县令@南京玄武湖
 

[城市的夜晚]

  ......曾记否?深秋的晚上,骑着快马,从大雁塔前的大街飞奔而过,似已梦回唐朝了;此时,外滩的钟声也响了,穿着风衣的你正走在霓虹闪烁的南京路上;北京的风沙依然在吹着,未名湖的灯光,前门外的落叶,心欲静而风不止;珠江岸的广告牌有声有色;中华门内,秦淮人家的画舫也在微微摇动,浆声灯影;濠河别业,十里扬州路,依然繁华景;武汉汉口的江边,大厦的影子已隐没了,大轮船响起了“深沉而悠远的汽笛声”,池莉说这就是武汉最让她留恋的地方了,“汉口永远的浪漫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——长安县令@汉口阁楼(1999.12)
 
 
有一段时间我看北大往事,看孔君把生活琐事演绎得如此浪漫,如此大气,真如聆听了仙乐,只怕西方极乐世界中迦陵鸟一起鸣叫,也治这么好听。便好了些名士精神,在一个大士雨滂沱之际,撑着油纸伞,逛了一大圈北大。果然好风景!但见春色遥看,似有还无;古槐参天,翠鸟啾啾;湖光粼粼,杨柳依依;更想到此中积淀着许多人文精神,手舞足蹈;以为不虚此行......

——侯小强:《漫谈北大精神》